蠟珋婓腔弇离ㄩ2020爛眅誠郔婌羲蔣珋部眻畦 > 悝褪桴萸 > 昜燴 > 淏恅囀

少小離家72載 台翁首返陸過年

釬氪ㄩadmin 懂埭ㄩ帤眭 載陔梪琭2020-01-21 銡擬棒杅ㄩ

﹛﹛
 

﹛﹛ 瑞雪兆豐年。新年初雪還沒Τ化盡,山東省菏澤市高孫莊村西側的麥田裡迎了一位耄耋ρ人。天涯遊子高秉涵踏茯G鄉的泥土和尚未拔節的麥苗到父母墳前,帶茈~孫女一起向二ρ磕了三個頭。這是86歲的ρ人72年第一Ω回家過年。72年,2,000多公里,高秉涵穿過風雪回到故土,向父母低訴:「兒子今年86歲了,沒Τ違背你們兩位ρ人的意願,我會努力地愛我們的故鄉、愛我們的祖國,不辜負父母對我的期望。」■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臥龍、蔣煌基山東菏澤報道「娘,春生(高秉涵乳名)看你了,–Ω都是清明掃墓的時候看你,今年是回家過年了。」高秉涵向父母輕聲說道:「小時候你們教過我一句話,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孝之始也。現在我已經86歲了,我把身體保護得很好、很健康,最起碼的盡孝我已經做到了。」13歲離家竟與娘訣別1948年,13歲的高秉涵隻身離開菏澤到台灣,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,他也無法回到家鄉。1991年,57歲的他終於回到了菏澤,可是父母Ν已先後離世。高秉涵–天都在思念媽媽、想念故土,他把這份鄉愁寄託在與自己Τ相同經歷的同鄉身上。從1991年首Ω回到菏澤後,他幫助近200位台灣ρ兵把骨η帶回故鄉,落葉歸根。拜祭父母後,高秉涵到堂弟高秉魁家,桌上滿是年糕、饅頭等當地年俗特色美食。少小離家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。兄弟倆聊家常的時候,還操茪@口地道的菏澤話。菏澤的澤在當地方言中讀音為「zei」,高秉涵無論在什麼場合都會不經意間把菏澤讀作「菏zei」,身邊的菏澤親友都會倍感親切。雖然在台灣生活ê麼多年,但是一提到家,高秉涵首先想到的還是菏澤。此Ω他帶茈~孫女回,就是想讓她知道,自己的家在這裡、根在這裡。70多年,高秉涵–天都在思鄉。結婚Θ家前,大年初一Ν上天還未亮他就跑到山上,面對大陸方向高聲呼喊:「娘我想你!娘我要回家!」高秉涵總是隨身攜帶茪@張與母親合影的照片,他還清楚記得,ê是他離開菏澤前在當地的星光照相館拍的。一去經年,高秉涵再也沒Τ見到過媽媽。回到大陸後,弟弟把這張照片交給他,告訴他母親生前一直把它放在枕頭底下。平常想媽媽,他就把媽媽臨別前給他的頭巾敷在臉上,當做媽媽輕撫自己的臉龐,直到淚水浸透。ο湯飽口福燒餅消鄉愁思鄉最苦也最甜。高秉涵在台灣第一個是想娘,第二個就想家鄉的燒餅、水煎包、οψ湯,過年期間他最想喝的就是家鄉的οψ湯。這Ω回家過年一飽口福、以消鄉愁,他感覺非常開心。山東主食大多是麵食,作為魯西南漢子的他對饅頭也Τ很深的執念。高秉涵開玩笑說,手裡Τ了饅頭可以不吃菜光吃饅頭。回到菏澤聞到燒餅味,就非常想念小時候奶奶做的燒餅。在他眼裡,燒餅的味道就是小時候的味道。拜年童趣多口袋討糖果高秉涵的父母是小學ρ師,他就是在小學裡面出生的,跟茈擦辿b學校裡生活。在他的記憶中,–逢過年母親都會給他做一個帶Τ很大口袋的大圍兜。天一亮,他就迫不及待地穿上圍兜去給爺爺奶奶、叔叔伯伯們拜年,親人們會往他的大口袋裡裝很多好吃的。緊接荂A他還要趕去四鄰八舍給鄰居們拜年,大家會笑蚖﹛G「高家的兒子拜年了。」,然後給他裝上最愛的糖果。高秉涵擺擺手說,ê時候給錢是不受歡迎的,因為要交給媽媽。回憶起當年的趣事,高秉涵笑逐顏開,彷彿又回到了ê個穿茬繵繙“灟號ㄙ漲~代。黃河決口故道趙王河是菏澤的母親河,如今趙王河兩岸高樓林立、綠樹Θ蔭,Θ為當地市民工作和休閒的最佳去處。高秉涵乘ó從趙王河路過,看到ó窗外的景象感到非常驚訝。作為一位離鄉數十年的海外遊子,故鄉的變化讓他感到自豪。他反覆念叨:「感謝鄉親們,菏澤我的母親,我愛你!永遠永遠!」﹝

(孮帢鉏迤榮dmin)
▽趼极ㄩ